海涅·维特根斯坦因

emmmm…瞎玩瞎画欢迎扩列

一个醉卧沙场的守屋

说说事

楚留香这江湖啊,唯一能证明我来过的,也只有云生海楼了。
虽然最初是在野渡横舟,还是最初宣传区群的那一个,但是认识的人早就弃坑了,有些我认识的人,也不会认识我了。
去云生海楼是安卓野渡横舟开了一个月之后的事,那时候区群里突然想去新区搞事,建个在野渡霸占了排行榜的帮派,当时我也去了,但是我没想到,我能持续那么久。
…其实太远了我都不大记得,但我初期记得的唯一一个人,唯一的朋友。
他叫不二梦。89级的云梦。
自夸一下,声音比较好听,经常把这游戏当声控游戏玩,有天发语音他就来私聊我了。他喜欢我的声音,当时他在的帮派也是第二大帮派,里面妹子和大佬很多,日常红包很多,晚上特别热闹,他就找一些声音软萌的妹子邀进帮。我是他找到的第二个,他叫我二宝,那个区到他退区,不算帮主就找到四个人是他喜欢的声音,但我是和他关系最好的
他说他唯一的朋友是我,他那时候也是我唯一的朋友。
我刚才翻记录,他三月二日过生日,还喝懵了哈哈…但是…他后一天就弃坑了
最上面的记录是2.25,14:06:21…反正也不会再添加记录了,但是这么详细还是让我心里难受。
那时候也就刚开70级,我是在他弃坑之后才加的他的帮派……啊,原来是这样啊。

还有两个比较熟的徒弟。

一个有点特殊,是从野渡横舟来的,这还是之后才知道的,我也不知道怎么收到她的。我每次回去,她都会在,就连刚才我上线,她也在。
她是真正救人的云梦,既温暖人心又温柔。

还有一个是我随便收的徒弟中唯一一个有qq联系…很长时间的!其实不怎么跟他在游戏里一起玩诶…就是经常跟他扯皮。…他叫我咸鱼。我上次寒假刚开始的时候还跟他联系来着,他说他辞职去旅游一个月,一个月之后我也快上学了,然后他回来了。似乎说了几句吧,没问旅游怎么样,之后也无联系。但我想再说话时关系仍然能很好吧,谁叫我是条咸鱼呢(°ー°〃)。

我对称呼有特殊的情怀吧,有了称呼,称号就能想起有过什么过往…就…没有过称呼的我这种记性差的咸鱼…………哈哈哈(°ー°〃)

Emmm每次我回来总会有两个小姐姐欢迎,以前经常在世界聊天里扯皮的,声音都很好听,其中一个开声演坊,另一个总是副麦,关系很好。看她声演坊我真的扣宝石给她打赏了,不过不是本来的号就是了。

还有一个小和尚,也是世界聊天认识的。声音很好听,可惜从我经常弃坑又回来之后就再也没听过他声音了。
其实世界经常聊天的…我私聊都没怎么说过话,但是就是很熟。

以前有过没帮派收留了去大佬朋友的帮派,然后和他还有他代练的事,导致他退游了什么的…以及现在那个帮主是以前认识的朋友什么的(°ー°〃)

还有我好像,很像,不单身的人????
从来没有人主动找我求过情缘嘤嘤嘤

我也没多少故事,也不过七个多月。

我在的一大半时间,是另一个号。我不在,是这七个多月的一半。

我现在回来,也不是回来。

我只是来缅怀一下我逝去的时间,顺便看看还能再去哪个区浪,以我的选择,新区是个好方向。

emmm…我很喜欢在新区浪,能不能常驻就看那个江湖是否能记住我了,或是…是否能有人记住我。

不过这也是不太可能了吧

这首歌!!!呜!!

垫桌角的小本子:

忏悔录。

对不起对不起,我深藏在心里的未来啊,只是个笑话。

三点了才画完。

我在江湖有个家,可是没人住#1

1.

我是一个云梦,初入江湖时,是最早,最热闹的时候,这是我一直很骄傲而又最微不足道的事。

早的可以说是第二批进去江湖的人了,虽然也有些前辈比我们更早,历练的更久,但追上他们只用了短短几天。

几天呀,足以熟悉江湖,但不够认识一人。

我进了江湖后,独来独往。

我接过很多人的任务,看过很多人的故事,可是我自己的故事,似乎一直在开头停滞不前。

真正开始有了什么剧情的话,就是从春节开始。

虽然我已经记不清那时候有什么活动,出什么东西,但是最有印象的事儿,就是找了个师傅。

她也是云梦,我在主动叫她之前就知道,她每天都这么喊,这样大量收徒的,收了可能也不会教什么。

果然也是,我草草的拜了师,称呼一声师傅,然后她给我传功,在那之后,我就再也没跟她说过话。

我…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自己的故事,我数次退出江湖,走时没有通知,回来没有欢迎,但这江湖依旧热闹,不缺我一个,不少我一个。

上课的(◍•͈⌔•͈◍)

想找徒弟,或者打本
…安倍晴明那个是少林,有人喜欢就玩

摸鱼,姿势临摹,瞎画。